跳到主要內容

書報讀後 : 國醫大師鄧鐵濤 - 對抗生素的思考

為什麼外國那麼害怕流感?因為他們只有抗生素及未有成熟的抗病毒藥之故。尤其是小柴胡湯證用西醫方法治之甚難,而用小柴胡湯3劑便可收功
下列文章是國醫大師鄧鐵濤於1999年所寫,十多年後,拿來再看,也絕不過時。它不單闡明抗生素的缺點,更加指出中醫師學了西醫的「發炎」理論,往往忘記了治發熱性病,還有傷寒論學說。一遇發熱病,首先考慮的是抗生素,豈知桂枝湯證麻黃湯證決非抗生素所能除。

对抗生素的思考-1         对抗生素的思考-2

對抗生素的思考 
抗生素發明之前,中醫治療發熱性、傳染性、感染性疾病,療效非西醫藥所能及。自抗生素發明後,治細菌感染性疾病,療效的確較中醫藥為優,但對病毒性傳染病,中醫藥仍遙遙領先。有人認為青黴素問世後,治肺炎用中藥已過時了,此話值得商榷。 從理論而言,致病菌是肺炎的致病物質,抗生素的使用是消滅致病細菌,除去致病之源。但病菌致病於人,人體有抗病能力,中醫稱之為正氣,正氣足以祛邪。而抗生素既可以殺菌也可傷害人體正氣,這是抗生素的缺點,甚者稱之為毒副反應。所以西藥用於老年人的肺炎,療效往往不理想,原因在於年老體弱之故。西醫有支持療法,但沒有一套扶正祛邪的理論指導。如小孩發熱,屢用抗生素,熱雖退了,但身體卻一次比一次虛弱。抗生素已致不少的聾啞兒童,引起其他併發症和後遺症亦不少。 

由於細菌有抗藥性,抗生素不斷更新,抗菌力越來越大,對人體正氣的壓制也越來越強,不能不使人擔憂。西醫同行一再大聲疾呼,切勿濫用抗生素。1999822日《羊城晚報》第3版報導:美國中西部發現了多種葡萄球菌,能夠對抗常用的抗生素,並已導致4名小童死亡。美國醫生及聯邦衛生部門官員憂慮,人類濫用抗生素或會造成超級病菌湧現。 

目前我國多數醫院,以選用最新最昂貴的進口抗生素為時尚、為有水準!外國藥商拍手稱快,實在使人痛心!是不是進口的最新最貴的抗生素就一定能解決細菌感染的問題呢? 我最近在學校附二院會診:一中年患者,心瓣膜病變,準備手術治療,但患者先是發熱,繼之出現偏癱,按常規用最新的抗生素已多日,發熱不減,病人體質日趨衰弱,家屬曾擬放棄治療。我以口服益氣活血之中藥以治其腦,用紫金錠2片融化,冷凍保留灌腸以治其熱,抗生素治法未變,但患者體溫日降,灌腸6次體溫接近正常。半月後再診,患者熱退,偏癱亦除,精神面貌前後判若兩人。 今年7月,在某大醫院會診一高熱患者符某,女,72歲。雙膝關節骨性關節炎,表面置換術後發熱,體溫38-39.4℃之間,已持續16天,用抗生素、抗真菌藥等治療後仍高熱不退。西醫同行稱最新最貴的抗生素都用上了,仍無法使體溫降至38℃以下。用清暑祛濕藥2天不應,舌淡紅、苔黃黑(染苔),脈浮數右緊,重按無力。無汗,畏寒肢冷,高熱,T39.1℃。 考慮此因抗生素未能抑菌卻抑制了正氣,正虛邪伏故高熱不已。79日晚予甘溫除熱法,選用補中益氣湯,處方:黃芪15g,白術12g,太子參30g,柴胡、升麻、當歸各10g,陳皮5g,甘草6g。水煎,分2次服。服藥後汗出津津,翌日淩晨熱漸退至37.8℃,疲倦乏力。710日仍予上方2劑,分上下午服。熱漸退,體溫在37-38℃之間。711日脈搏85/分(手術後脈搏持續110-120/分左右)精神轉佳。續予上方加五爪龍30g,上下午各1劑。服藥後體溫波動在37-37.4℃之間,精神轉佳,咳嗽減少,脈虛時結,胃納漸佳。病人雙膝關節仍焮紅、腫、熱、痛,繼續中西醫隨症用藥1月漸愈。 此例如不大補其中氣,勢必因高熱不退,加上西藥抑制元氣,將盡耗體力而亡。此例所取得中醫藥療效,得到主診西醫認可。 

我並不反對在必要時,用中藥的同時,借助於抗生素。應按能中不西,先中後西之原則去採用西藥,在用西藥的同時仍應以中醫之理論為指導。千萬不能以西醫理論指導用中藥。 什麼叫以西醫理論指導用中藥?試舉例言之。最近會診一顏面神經麻痹、左側面癱之中年患者。主診醫生用了牽正散,但又加入大量魚腥草等涼藥。推論其意,須消炎之故,治之近10日不效。殊不知寒則凝滯,經絡更不暢通,豈能收效?邀診,我仍用牽正散加減,其中以防風易白附子,重用黃芪等益氣藥,服藥1周歪者得正。此例足以證明,知其方而忽視中醫之理,未能靈活變通,故收效亦難,雖有效亦不理想也。 

談到中醫理論,對於治療發熱性、流行性、感染性疾病,傷寒與溫病學說,往往是我們的指路明燈。葉天士說:或透風於熱外,或滲濕於熱下,不與熱相搏,勢必孤矣。這是至理明言,是西醫細菌學說所缺乏的。葉天士所說的是致病的主因(可以看成是細菌之類的致病物質),葉氏不僅重視清熱,還重視透風。所謂透風就是解表類藥,風與寒這種致病因素往往為西醫所忽視,重在殺菌以消炎,不知解表使邪有出路的重要性。同樣,滲濕也就是使由細菌引起的毒素,從小便而去。上則透風,下則滲濕使病邪孤立,使細菌沒有生存的環境,而病人的正氣又更易於恢復。為什麼用抗生素退熱後,即使無明顯副作用,病人仍精神不振,倦怠乏力,胃納欠佳。而用中藥隨著身熱遞減,精神則複,就是這個道理。 

中醫師學了西醫的發炎理論,往往忘記了治發熱性病,還有傷寒論學說。一遇發熱病,首先考慮的是抗生素,豈知桂枝湯證麻黃湯證決非抗生素所能除。 為什麼外國那麼害怕流感?因為他們只有抗生素及未有成熟的抗病毒藥之故。尤其是小柴胡湯證,用西醫方法治之甚難,而用小柴胡湯3劑便可收功。我曾會診此等證,常使西醫同道覺得驚訝。月前一位老朋友因肺部感染住院,症見發熱喘咳,用最新最貴抗生素治療多日,發熱退而咳喘甚。友人多病,常找我診治,這次便給我來電話,通過問診,口授方藥:用桂枝湯合三子養親湯。友人素體虛寒,用各種抗生素,已抑制正氣,表邪不能外解,故用桂枝湯;喘甚亦由於寒痰,故用三子養親湯。藥服8劑而愈。 

中醫院應為發揚中醫的基地,千萬不能丟掉中醫,不要以為有了抗生素,便照用可也。由於細菌的抗藥性,抗生素越出越新,價錢越來越貴,一天用藥千元以上,非我國一般人經濟所能負擔,何況還有明顯的副反應。此時正是發揮中醫藥優勢之時,拿起《傷寒論》與《溫病學》等武器,大膽細心地去實踐,用中藥取代抗生素,既能減少病人的負擔,又能減少藥後的副作用。這是一種挑戰,更是中醫的發展機遇。最近有雙黃連注射液,據說效果不錯。只要努力於臨床研究與劑型改革,使治療細菌感染性疾病,重新領先于世界醫林,相信是可以做得到的。 【本文摘自《新中醫》1999年第11期】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國學大師南懷瑾 - 睡覺的訣竅 (1/5)

不寐(即現代所指之失眠)是都市人的普遍病患,具體是指經常性的睡眠減少,或入睡困難,或寐而易醒,醒後不能再度入睡,甚或徹夜不眠,這些都屬不寐。最近重讀已故國學大師南懷瑾一篇題為睡覺的訣竅的文章,較當年初讀之時,更有一番體會,現將全文分批與大家分享。
國學大師南懷瑾  - 睡覺的訣竅
一個人真正睡著覺最多只有兩個鐘頭,其餘都是浪費時間,躺在枕頭上做夢,沒有哪個人不做夢。至於醒來覺得自己沒有做夢,那是因為他忘記了。通常一個人睡兩個鐘頭就夠了,為什麼有人要睡7、8個鐘頭?那是你賴床躺在枕頭上休息的習慣養成的,並非我們需要那麼久的睡眠時間,尤其打坐做功夫的人曉得,正午只要閉眼真正睡著3分鐘,等於睡兩個鐘頭,不過要對好正午的時間。夜晚則要在正子時睡著,5分鐘等於6個鐘頭。就這個時間的學問又大了,同宇宙法則、地球法則、易經陰陽的道理有關係,而且你會感覺到,心臟下面硬是有一股力量降下來,與丹田(腎上)的力量融合,所謂「水火既濟」,豁然一下,那你睡眠夠了,精神百倍。所以失眠或真要夜裏熬夜的人,正子時的時刻,哪怕20分鐘也一定要睡,睡不著也要訓練自己睡著。
過了正子時大約12點半以後,你不會想睡了,這很糟糕。更嚴重的,到了天快亮,4~6點卯時的時候,你又睏得想睡,這時如果一睡,一天都會昏頭。所以想從事熬夜工作的人,正子時,即使有天大的事也要擺下來,睡它半小時,到了卯時想睡覺千萬不要睡,那一天精神就夠了。不過失眠的人都挨過12點,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結果快天亮睡著了,到第二天下午都昏頭昏腦,因此你會感覺失眠、睡眠不足,實際上是你沒有經驗。
一、睡眠的規則
戰國時名醫文摯對齊威王說:「我的養生之道把睡眠放在頭等位置,人和動物只有睡眠才生長,睡眠幫助脾胃消化食物;所以,睡眠是養生的第一大補,人一個晚上不睡覺,其損失一百天也難以恢復。」晚21點到凌晨5點為有效睡眠時間。人是動物,和植物同屬於生物,白天(凌晨5點到晚上21點)活動產生能量,晚上(21點到凌晨5點)開始進行細胞分裂,把能量轉化為新生的細胞,是人體細胞休養生息、推陳出新的時間,也是人隨著地球旋轉到背向太陽的一面。陰主靜,是人睡眠的良辰,此時休息,才會有良好的身體和精神狀態。這和睡覺多的嬰兒長得胖、長得快,而愛鬧覺的孩子發育不良是一樣的道理。
睡覺是養生的一大功能,養就是用大量的健康細胞去取代腐敗的細胞,如一夜睡不著就換不了新細胞。如果說白天…

乒乓球與肌腱勞損

一位平素抗拒戶外運動的女性友人退休多個月來積極參與室內乒乓球運動。昨天她來就診時訴說右手腕部關節「扭親」並感覺腕關節內酸脹,握扳時不能發力。這是因為人體關節的活動是藉著肌肉的收縮牽引肌腱兩端所附著的骨骼來進行的。雖然這些組織有腱鞘及滑液鞘的保護及內裏滑液的潤滑,但在過度劇烈摩擦作用時,這些腱鞘難免會引起無菌性炎症,俗稱「腱鞘炎」。
體檢時發現友人右手腕腱鞘及周圍局部腫脹伴壓痛、關節過伸或過屈時會令疼痛加重的抗阻試驗陽性癥狀,很明顯友人患有腕肌腱鞘炎症。總的來說,這是因為友人一貫祇用直板打法,而這種握板法,握緊球板時,持板手腕及五個手指肌肉常處於緊張狀態,因此當揮扳時,手腕關節活動便會加劇摩擦,極易引起腕肌腱鞘炎症。
中醫治療以局部輕揉患處3分鐘令腫脹部位肌肉放鬆,再以手法理筋令關節儘量牽開,之後隨經配穴以針灸治療。嚴重者可配合舒筋活血藥物外敷內服,療效較佳。
根據研究報導,腱鞘炎症的治療忌過用重手法治推揉,以免加重局部組織腫脹,令腱鞘加重損傷;同時患者亦應避免或少用該受傷肌鍵,以使該受創肌鍵有恢復的時間。任何情況下也不可冰敷患處,因冰敷會加重腱鞘與肌腱之間的緊張度,從而令患者感到局部症狀加重。 最後,切記不可隨便使用封閉療法,此法雖然可暫時消炎止痛,卻非治本之道,科學研究亦證明激素類藥物可使肌肉纖維變性,當藥物在鍵鞘內沉著,便會漸漸成為慢性鍵鞘炎。
註冊中醫師 陳澤鵬 中醫博士


國學大師南懷瑾 - 睡覺的訣竅 (4/5)

睡眠法因人而異,下面介紹3種做法:
1、睡覺前簡單的壓腿,然後在床上自然盤坐,兩手重疊放於腿上,自然呼吸,感覺全身毛孔隨呼吸一張一合,若能流淚打哈欠效果最佳,到了想睡覺時倒下便睡。
2、仰臥,自然呼吸,感覺呼吸像春風,先融化大腳趾,然後是其他腳趾,接著腳、小腿、大腿逐漸融化。如還未睡著,再從頭做。
3、入睡快的人可右側臥,右手掌托右耳。右掌心為火,耳為水,二者形成水火即濟,在人體中形成心腎相交。久之,養心滋腎。
睡眠一定要早起,即使在冬天,也不可超過6點起床,春夏秋季儘量在5點之前起床,因為人在寅時(3點-5點)肺經旺的時候起床,能夠使肺氣得以--展,以順應陽氣的--長,來完成新陳代謝,肅降濁氣,使肺氣清,這樣有助於養肺和順應太陽的天勢升起人體陽氣,使人一天陽氣充足;否則,就好像發動機,過了這段好時機就很難發動人體陽氣,人體陽氣淤積在人體下部不能由命門向上發動升起,會形成淫氣,嚴重損害人的身心健康。
早晨5~7點是人體大腸經最旺的時候,人體需要把代謝的濁物排出體外,此時如果不起床,大腸得不到充分活動,無法很好的完成排濁功能,使濁物停留而形成毒素,危害人體血液和臟腑百骸。早晨7~9點人體胃經最旺,9點到11點人體脾經最旺,這時人的消化吸收運化的能力最好,如果這時還不起床,人體胃酸會嚴重腐蝕胃粘膜,人體在最佳吸收營養時間得不到營養,長期以來會患脾胃疾病,造成營養不良、中氣塌陷。所以千萬不要賴床,賴床會造成頭昏、疲憊不堪、睡眠不足的感覺,而應按時起床,歷史上許多偉人都是有3、4點鐘起床的習慣,比如華盛頓、拿破崙、康熙皇帝、曾國藩等。另外早起能增加工作效益,俗話說:「三天早起,一天工」。
現代醫學證明,早睡早起的人精神壓力較小,不易患精神類疾病。早晨不要太早出去鍛煉,因為早晨在太陽沒有出來之前,地下道的漳氣、濁氣正往上走(尤其是城市),這些氣對人體損傷是很嚴重的。
養身三大事,一睡眠,二便利,三飲食,其餘起居、服裝等皆是輔助。三事中睡眠第一。然胃納不和者,夜眠不安,故以通便利為第二。而飲食無節,饑飽過度者,腸胃必受傷,而營養日減。睡以安神為主,神以心安為主,應配合年齡,壯年至多7-8小時,多睡則智昏、頭暈、眼紅脹、四肢疲軟,童年必睡足8小時,或過9小時勿礙,老或病人至多6小時已足。

應注意: (一)睡眠宜早,勿過22時,老年人以20時為正,勿過21時。凡交23時,為陽生時,屬腎,此時失眠,…